上帝也懊悔_艺术诗歌_文明

2017-12-29 18:21

上帝也后悔


2017,你后悔了什么

2017之前,你还后悔了什么

告知你吧

耶和华也曾后悔

后悔造人,心中哀伤

我也一直后悔

 

做人,却不能像玫瑰一样

开心肠拥抱每一天的阳光

亚当与夏娃被逐出了伊甸园

我被时间赶出了海南岛

我的生疏的家乡

早已换了主人

 

时常

向着南海之南远望

那些开在波澜中的浪花啊

一瓣瓣炸裂,隐去

大海还是那么遥远

琼州海峡的船票已经卖完

 

2018,咱们还会懊悔下去

后悔毕生没有谈过真正的恋爱

后悔没去江南假寓

而假如保持不卖深圳的屋子

到头来不知是后悔

仍是庆幸

 

(吴再)

“新诗既是伟大的,又存在着很多问题,但这是不相矛盾的;

问:1980年您在《光亮日报》发表《在新的突起眼前》,引发了对于新诗潮的热闹探讨。发端于五四的新诗活动被你称为中国现代史上的“一件大事;,从1917年新诗出生到2017年,新诗已经走过百年过程,阅历了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。作为中国新诗一直摸索、向前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,回望新诗的历史来路,您怎么看待百年新诗的得与失?

谢冕:新诗既是巨大的,又存在着许多问题,但这是不相抵触的。新诗用白话来写,冲破了所有桎梏,冲破了格律的约束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。形式解放了,思惟也解放了,中国人终于找到一种新的诗歌形式,能够把我们所有的主意,把新的思维、新的迷信都装进来的形式,这就是自由的新诗,或者叫新诗的自由。诗歌可能表白古代中国人的感情、思维,这是了不起的事件。所以作为新诗的研讨者和创作者,我一直感激五四那一代人,由于他们有一种了不起的魄力,敢于向传统、向非常牢固的碉堡挑衅。

我们用一百年时光,做到用新诗表达我们几代人的情绪和风波变幻。这一百年,社会的变迁极大,产生两次世界大战,这些爱恨情仇,这些血泪欢笑,诗人抒发得非常充足,而且不是用唐代的方式,不是用宋代的方法,用的是我们本人的方式。五四时代,诗人转达狂飙突进的五四精力;到了抗战时代,外敌入侵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,民不聊生,艾青就是火炬,唤醒大众走上街头和黑暗抗争、召唤拂晓;80年代的诗人,呼唤改造开放,同样是为时代代言。

当然也有问题,我始终是以一种非常庞杂的心境来对待的。提倡口语的成果,一个是丧失了诗歌蕴藉精美的一些成分,我也是喜好读古诗的人,对新诗变更当前失去的货色非常悼念。我们读全唐诗、读宋词,感到它们的语言太美丽了,它们的艺术情势太幽美了,我们十分骄傲。然而这种感到在新时期很难再现,那种诗味的、浓重的东西损失,诗意丧失,是新诗百年以来的宏大丧失。另外因为适度张扬的白话化,尤其近多少年来,所谓的书面语写作使得自由体带来的毛病越来越被放大。良多诗不仅没有诗意,而且连语言的精练跟逻辑性都不了。诗的语言必需是无比精练、异常优美、比文学的其余款式请求都要更高的一种语言。“今天我去找你,你妈说你不在;,这样的诗到处都是,让人很忧愁。我认为,我们要竭力维护诗歌的特色,诗不同于文,诗歌不是散文,诗歌更不是论文,一旦诗歌失去了它固有的特点,诗就不是诗了。我当初主意要逝世守一条线,就是诗歌的韵味、诗歌的音乐性应当保存。一百年了,我们回首来看,今后的诗人必定要尽力,使得自在体的诗歌中坚持强烈的节奏感,而且富有韵味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